北宋边寨之大义寨
大义寨,因构筑于骆驼梁,又叫骆驼城。其始筑详细时刻不详,从古城遗址内残留布绳瓦片、黑釉瓷片剖析,应为北宋构筑,明代重修。古城东城门原嵌有“明万历四十三年庆阳知府刘元会”题刻一方,现已不知所踪。古城内二级台地上建有古刹,为明嘉靖十一年当地大众修建,今存基址和修建残件。关于大义寨在北宋王存《元丰九域志》、北宋曾公亮和丁度的《武经总要》以及清代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均未有记载。仅见于元代脱脱的《宋史·高敏传》载,高敏任“环庆都监,主蕃部事。羌围大顺城,偏将赵怀德力战,其下以银买级,主帅李复圭以所部不整欲治之。敏言怀德善用人,战必胜,当略其小过,且蕃官难强以汉法,复圭乃止。羌人声言将出鄜延,敏屡白复圭曰:”兵家之事,声东击西,环庆尝破白豹、金汤,结衅已深,不行不备。”已而果以兵三十万来寇。总管杨遂驻兵大义,以敏为前锋将。夏人攻夺大顺水砦,敏出通路,自寅及午,且战且前,多所斩获。次榆林,援兵不至,中流矢死,年五十七。”杨遂据《宋史·杨遂传》载:“历环庆、泾原、鄜延三路副都总管,至马军副都指挥使。”《宋史·高敏传》中记载的西夏攻夺大顺城,是发生在宋神宗熙宁三年八月,《续资治通鉴·卷六十八》载:“熙宁三年,八月,己卯,夏人大举入环庆,攻大顺城、柔远砦、荔原堡、怀安镇、东谷、西谷二砦、业落镇,兵多者呈二十万,少者不下一二万。屯榆林,距庆州四十里,游骑至城下,九日乃退。钤辖郭庆、都监高敏、魏庆宗、秦勃等死之。”从此次战役高敏和杨遂的行军进程极端周围地势环境剖析,今坐落城壕镇石咀子骆驼梁古城当属大义寨,可是文献记载缺少,要想对此古城有一个十分服气的定论还需要过硬的依据来支撑。从大义寨所在的方位来看,大义寨是柔远寨、大顺城、荔园堡、华池寨防护线上的后防基地,地舆方位尤为重要。绿色为西夏操控寨城,赤色为北宋寨城。大义寨古城位居城壕川、定汉川道和赵寺岔川道交汇处的山梁前端,北依骆驼梁,东、南临城壕河,西临赵寺岔河,沿山阶台地构筑。古城西侧沿赵寺岔川道直达大顺城;东侧沿定汉川道向南直达风川寨,向东直达荔园堡;西南沿城壕川道经玄马镇直达庆州府城,在次构筑古城,北可接应大顺、柔远寨;东南接应风川、华池寨;西南接应业乐、玄马等镇,地舆方位十分重要。古城平面呈三角形,周长950米,面积5.2万平方米,南北长300米。城北依山,城南呈长方形沿台地构筑,东西长255米,构筑东西城门及瓮城,保存无缺。南城墙长255米,东城墙长250米,西城墙沿山呈弧形,长440米。两瓮城南北长均50米,东西宽35米,均向南开有圆拱形城门。古城东南角和西南角有脚墩,坚持无缺。城北沿山城墙有马面三个,南城墙有马面三个。 城内北区依山构筑 东城墙 北城墙及护城壕沟 东城门及瓮城 西城门及瓮城 西瓮城南门 西瓮城 西城门 西城门条石根底 西瓮城 南城墙内侧 西南角墩 南城墙外侧 西城墙庆阳市把大义寨判定为北宋绥远砦,并刻立了维护碑。之所以能把大义寨判定为绥远砦,是因为大义寨构筑于骆驼梁,所以有别的一个姓名骆驼城,这实在是十分的勉强,而且不管史料的详实记载,这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据《宋史·地舆志陕西路》载:“地本骆驼巷,元符二年进筑,赐名。东至定边军二十里,西至宁羌砦六十里,南至横山砦五十里,北至神堂砦约五十里。”《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百十一》载:“(元符二年六月)庚辰,賜環慶路駱駝巷新寨名綏遠寨。(駱駝巷四月二十二日進築,五月二十七日畢工。)”史料清晰记载了绥远砦构筑时刻和周边堡寨的间隔以及前身地名是骆驼巷,而非骆驼城,骆驼巷和骆驼城相提并论,极不应该,所以大义寨肯定不是绥远砦。《宋史·地舆志陕西路》中记载的绥远砦地舆方位示意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